企业文化

慧泽人的人生准则:宅心仁厚,上善若水
慧泽人的技术准则:勇于探索,务实创新
慧泽人的事业准则:源于教育,服务教育

15800396339 / 0731-8861-4849

长沙市高新开发区麓天路28号金瑞麓谷科技园A4栋4楼

联系方式

一键分享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湖南慧泽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 湘ICP备17014840号-1 后台管理

 慧泽学校

一木助成林--大凉山走访见闻(二)

浏览量
       七月二十四日,星期天。早晨七点,何老师和夫人准时到达宾馆门口,正准备问是不是先去接今天的公益对接人李邵洪叔叔,但见何夫人忽然没了昨日的欢喜,脸色凝重的一个人下车在附近徘徊。我赶紧问何老师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我们的到访让嫂子觉得很麻烦了?或者是不是昨天我们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妥,让嫂子不舒服了?何老师撩起裤腿,给我们看他膝盖附近的伤口,缝了几针,因为昨天一天的走访,伤口有裂开,正在渗血。昨天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听何老师说起过,但没怎么在意,今天一看,果然严重。我很庆幸昨天晚上临时决定取消去年未去一直念念不忘的马产坪走访(至于原因,下一篇会细说)。鉴于何老师严重的糖尿病,程教授也建议他取消陪同尚善公益的马产坪走访,或者由嫂子陪同尚善公益,他陪我们,程教授代替嫂子开车。我请嫂子过来一起商量,嫂子一看到他那伤口就由阴转悲,她说自己是不开心,但跟我们没关系,都是因为何老师这公益事情。我知道嫂子不是很支持何老师做公益,我也理解她,她一个女人,买个面的跑出租,提心吊胆的,丈夫一天到晚也不怎么管家,糖尿病越来越严重,如果万一有个闪失,她和孩子们怎么办?如果由她带尚善公益去马产坪,她说她也不是很熟悉那里(我估计她也不放心让程老师开她的车哈),她希望何老师今天跟我们一起行动,也用彝语冲何老师嚷了几句,何老师用他那彝族男人的强悍----置若罔闻回答老婆的质问,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向尚善公益的车队。我看到嫂子眼里的泪花,赶紧跑过去跟尚善公益的王磊交代了一下何老师膝盖的伤情。整理此文的时候,何老师的大凉山公益微信群正热火朝天火药味十足的追问善款善物的公示事宜,清早何老师打来电话,说不想再坚持了,家人反对,公众质疑,他做得很艰难。我告诉他的是,当你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并且愿意真心付出,就坚持;如果觉得很累,身体也不允许,就停下;做公益不能损害自己的利益,身体利益更是不能小嘘;但如果有筹款,不管坚持还是停下,透明公开是原则;最好是不要经手善款,让资助人一对一直接资助多好。
 
       接下来请允许我简单介绍一下今天的公益对接人---李邵洪叔叔吧。年龄不是很清楚,彝族人,但听他的汉语及看他的精神面貌,完全以为是个汉人。李叔叔说自己的祖先从老凉山出来已经有几百年了,他们基本已经汉化。有三个儿子,都是娶的汉族姑娘,都不花钱(呵呵,下篇会告诉大家彝族娶亲的陋习),儿子们有的在政府机关,有的在做生意,生活比较富足。李叔叔接触公益有近十年了,现在老婆退休了,孩子们也大了,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帮助凉山穷苦孩子们走出愚昧与贫穷。
 
       (1)何梅芳
       何梅芳家离泸沽镇不远,车子绕来绕去的大概半小时车程就到了。下车,穿过一片玉米地,远方的青山雨雾缭绕,将山脚下的小村庄渲染得水墨画一般青黛、宁静,只有弯曲的田泥路和随风送来的牲畜味混杂着粪便味,提醒这不可能是世外桃源的农庄游。院子比较干净,是不是离城镇不远的彝族都有了汉人的卫生习惯?梅芳的爷爷奶奶早已等候多时,爷爷何尔布今年67岁,脸上有一块肿瘤样突出物,或者是胎记?不敢问。奶奶比爷爷大一岁,身体不太好,有关节之类的疾病,走路动作很慢,基本是坐着。他们从美姑县迁来本地,梅芳今年17岁,泸沽中学初三,她两岁左右爸爸因病去世,母亲随后改嫁,她和大两岁的姐姐成了孤儿,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至今,姐姐小学后就辍学打工供她读书,因为文化不高,打工挣钱很少,刚出嫁。梅芳个子明显的高于老凉山的同龄孩子,清清秀秀的长得很俊,性格比较开朗,成绩中上。问她姐姐这么小为什么就出嫁了?小姑娘忽然就哭了。她说姐姐也不想嫁,但没有办法。这两天听闻了彝族的一些婚嫁习俗,我理解了梅芳的哭泣,她既是哭姐姐,也在哭自己,如果不能继续读书,她会是下一个姐姐。与梅芳在屋外谈着学习的时候,何老师的夫人忽然很激动地就跑出来了,还抹着眼泪。淋着雨站在院里,她红着眼告诉小姑娘,妈妈找到了,就在她老家的村里!梅芳哭得更厉害了,十五年来,梅芳和姐姐已经完全记不清母亲的模样,同在一个县,母亲却从来没有看过她们,是死是活,从来没有关注过她们,她们恨她。没想到一次走访竟帮梅芳找到了母亲!我想她和姐姐之所以恨母亲,是因为还有爱还有期盼。今天开始,她和姐姐不再是没妈的孩子了,我想她会告诉姐姐这个消息的,希望不久的将来,她们会称之为喜讯。我和梅芳的对话(或者说是心理疏导吧),于是又多了一些话题,那就是关于母亲,关于母亲的无奈,关于凉山的陋习,关于知识改变命运,关于山外年轻人的婚姻自由。。。
 
       (2)依火小包
       从梅芳家出来,李叔叔带我们又走访了泸沽镇三家,家庭条件在当地也许一般,但都是父母双全且健康无大碍,这样的家庭比我们小时候要富裕多啦,我想就不用推荐了。但最后走访的依火小包,来回三个小时的登山越岭,是本次走访最穷苦的人家了,不得不重点关注一下。依火小包家是从喜得县搬来本地的,在李叔叔家屋后的山上,从泸沽镇开车到李叔叔家,大约半小时车程,再到小包家,李叔叔说大概要爬山一个小时。李叔非要租一个摩托车驼我们上山,我告诉李叔叔我们走访的原则一是不给接应人及受助家庭添加任何负担,二是尽量实地体验。孩子们能走,村民们能走,我们为什么不能走?一路这样的翻山越岭,有时候左边是黄土崖,右边是目测几十米上百米的深沟,程教授问我如果刚租了摩托车敢坐吗?我的个天,借我十个胆都宁愿自己走!路遇一个小姑娘和老奶奶,小姑娘一点也不认生,我拉着她的手一路走一路聊,她在山下的彝族学校上小学三年级,每天清晨五点出发,大约走两个半小时七点半到学校,下午又是两个半小时回家,我不敢想象如果是下雨天,该是怎样的提心吊胆害怕山体滑坡、山洪断路?问她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她毫不思索的回答就是读书,长大后当个老师。最喜欢的事情是什么?还是读书!老奶奶走走停停,拄着个树杈当拐杖,问她累么?她说不累,这路比以前的好多啦。跟他们在一起,我和程教授同样的感觉:幸福原来如此简单!跟他们比,跟过去比,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快乐不满足不感恩不进取?!气喘吁吁大约一个小时后,半山腰里满是玉米地,七七八八的散落着几十户人家。越过小田埂,赶走小黄牛,钻过满是蜘蛛网的核桃树,小包家近在眼前。还未进院门,扑鼻而来的是各种动物粪便味,强忍呼吸,进到院里,讲究一点的不敢插脚。一进门左边是养鸡养猪养牛的牲畜圈,后边稍高一点是一个小院,小院周边是柴火房和正屋。山上手机基本没信号,请爷爷拿出户口簿之类的证明文件,爷爷说小包今年刚从泸沽中学考上了凉山重点高中--西昌凉山民族中学,为筹学费,去成都打工去了,没有身份证,就把户口簿带走了。太阳当空,但山上倒也凉快,只是微风徐来的不仅有凉爽,更有令人作呕的各种气息。一路上带来的水早已喝光,只能讨口他们的水喝。竟然没有开水,只能尝尝他们的天然矿泉水了。大约一刻钟,肚子疼得厉害,赶紧出门钻进玉米地,宁愿在这里解决也不敢去他们厕所试试。小包今年21岁,刚上高中,兄弟三人,父亲已逝,母亲改嫁,跟爷爷奶奶生活。大哥24岁,初中毕业,在外打工,爷爷说起哥哥就叹气,没见半个子汇回家,也没见人回家。弟弟晓龙14岁,泸沽中学初二,比较调皮,爷爷对他也不抱希望,全家的希望都在依火小包的身上。孩子读书晚,懂事早,约好晚上借老乡的手机发回身份证、成绩证明和照片,也如约做到。我与西昌凉山民中的生活老师潘老师联系过(今年考上成都中医药大学的潘伍达就是这个学校毕业的),西昌的学习生活费用不低。
 
       资料整理到这里,不得不插播一个片段,那就是我们的大师傅---学诚法师和长沙市房地产经营公司总经理陈鹏,2013年在师傅的主持倡导下,北京市仁爱慈善基金会“幸福乡村图书馆”项目组正式成立运营。“读书不一定改变命运,但一定能丰富人生”,作为本项目的首席对外发言人,陈总经常会跟我聊起幸福乡村图书馆,我才认识到这是一个“一群读书的人,一群有信仰的人,一群相信阅读会影响心灵的人,一群投身公益慈善的人,联合爱心涌动的社会大众为乡村学校建立活的图书馆”项目。于是产生了本次回访的重要议程之一----推荐冕宁巨龙中学建立“幸福乡村图书馆”并代替陈总考察冕宁巨龙中学。7月25日只有半天的时间,要考察学校,还要走访李校长推荐的几个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时间很紧,经与巨龙中学李明华校长沟通,改为把孩子们召集到学校统一考察。
 
       (3)谢英
       谢英,16岁, 巨龙中学初二(三)班,冕宁县后山乡阁里村,彝族,父亲早逝,母亲带着他们兄妹三人未改嫁,冲这一点,我对谢英母亲多一份敬仰!姐姐谢芳19岁在冕宁中学读高中,弟弟谢峰13岁小学,母亲鲁伍资莫41岁,全靠土豆养活三个孩子。“阿姨,我可以走了吗?”,谢英的问题让我不得不对她多一点关注。校长一共推荐了8个孩子,只有谢英是一个人揣着成绩单、户口簿来的,其他孩子和家长一直围着我们不肯散去,而她却急着要离开,我很好奇的问她为什么要急着走呢?谢英低下了头,轻声说“阿姨,我要赶回去放羊。”羊和土豆是他们唯一的经济来源和食物,说起死去的父亲和含辛茹苦的母亲,小姑娘哭了。我敬重她的是,别的孩子在说家里是如何穷的时候,她诉说的只是父母的辛劳,虽然是另一种方式的表达,但我更看见小姑娘的感恩心、纯朴心。
 
       (4)廖宗志
       廖宗志,巨龙中学初三二班,班级排名第三,年级排名第四。这是唯一一个残疾家长陪同孩子来的家庭,汉族,冕宁林里乡林里村。父亲廖开兆今年47岁,几年前自家房子整修时不慎摔伤脊椎,下半身瘫痪,俩个孩子读书,全靠妻子一人打零工供养孩子们及父亲的医药费。
 
       (5)李欢
       李欢,廖宗志的同班同学,班级排名第四,年级排名第七。陪同李欢一起来的是母亲,黑黑的脸有点像彝族妇女,一女两子,李欢排行老三,今年16岁。“女儿如果活着,今年应该是24岁了”,李妈妈说起家庭,最大的悲伤是女儿的早逝,老公今年52岁,体弱多病,全靠矮小的母亲撑起全家。
 
       (6)小结
       两天半的走访,收集的孩子资料不少。我们对受助孩子的要求是:必须定期向资助者汇报学习生活家庭等等方面的情况;高中毕业后不再接受一对一资助,用国家助学贷款完成大学学业;必须勤奋上进,必须懂感恩传播爱。我们对资助者的要求是:资助款不主张一次性汇付,建议每月每月按时汇付;一对一,直接汇到孩子账户或监护人账户;孩子有写信,请及时回复;如果孩子学习顺利,请一直资助到高中毕业。我们对监护人的要求是:必须确保所有资助款全部用于孩子学习,如果挪用则可能停止资助。
 
 
       一木助成林,期待您的援手!